當前位置: 首頁>支點智庫

美國亟需修正自己的道路

作者:約瑟夫·斯蒂格利茨(世界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點擊次數:887   發布日期:2020-08-04

核心提示:如果通過其他工具比如財政政策或貨幣政策,市場仍然不能提供就業機會,政府就應該為兌現就業承諾而出手。

 

 

美國目前存在的問題很嚴峻,未來的情況可能會變得更糟,比如人工智能、全球化和技術變革都有可能加劇社會的不平等。針對這些問題,我提出了一套政策和措施。

我開出的“處方”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政府應該如何制訂正確的政策,比如正確的監管政策、投資政策以及社會保障政策等。

我強調的監管政策一方面針對環境問題,因為市場自己不會保護環境,我們需要法律法規來保護環境;另一方面的監管政策是為了保護我們自己,市場天生就不是競爭性的,公司非常喜歡壟斷,因為這樣才能實現利益最大化,所以我們必須對壟斷的力量進行限制,這也是美國過去107年的政策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

需要監管的還包括對市場力量的“美化”,因其經常會走向對政治力量的“美化”。游戲規則的其他方面也非常重要,你在讀經濟學課本時,可能沒有意識到它們的重要性。比如公司治理規則,CEO的權力如何規定、決策如何作出、員工是否真的在公司決策過程中擁有發言權等;又比如破產后誰會得到補償等。法律框架是非常重要的,它們不僅決定經濟體的效率,而且決定社會分配的公平性。

“處方”的第二部分,是如何能讓社會中的絕大多數人都過上真正富裕的生活。中國在過去的40年中一直在努力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效果非常顯著,但仍然任重道遠。在美國,我們曾經以為自己在50年前就已經過上了中產階級生活,但是現在意識到這種基本的中產階級社會其實對很多公民來說已經越來越遙遠。例如,住房、子女教育、退休金和醫療等方面的保障,對大多數人來說,本就不應該是不合理的期望,然而現在卻已經變得遙不可及。

美國是比較富裕的,但很多公民依然十分貧窮,而很多比美國貧窮的社會都已經能夠為他們的人民提供這些保障。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我給出了不同的建議,比如可以讓私有市場來提供醫療保險,同時政府也提供醫療保險,這樣就增加了競爭。如果市場能提供更好的選擇,那很好;如果市場不能,人民也可以有其他選擇。在抵押貸款和退休基金方面都可以這樣做。我希望能拓展更多的工具來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再比如,上世紀經濟大蕭條之后,很多政府承諾要給每個能工作并愿意工作的人提供一份工作。美國當時也通過了《完全就業法案》,但從1948年以來,美國政府在很大程度上并未兌現自己的諾言,很多能工作也想工作的人得不到工作。對此,我給政府的建議是,如果通過其他工具比如財政政策或貨幣政策,市場仍然不能提供就業機會,政府就應該為兌現就業承諾而出手。

我們要始終記得多讓市場去發揮作用,以市場為主,但是我們也必須承認市場有局限性。當市場不能滿足人民的需求時,政府就有義務干預。(支點雜志2020年8月刊)

时时彩玩法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