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溫故

照亮迪士尼城堡的明燈

作者:羅伯特·艾格 喬爾·洛弗爾點擊次數:889   發布日期:2020-08-26

核心提示:這盞跳跳燈一直閃耀至今。

 

迪士尼影片的片頭標志——迪士尼城堡。

 

從20世紀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迪士尼動畫打造了一部接一部的大熱影片,包括《小美人魚》《美女與野獸》《阿拉丁》以及《獅子王》。這些影片使得迪士尼的衍生品業務得到了爆發式的發展,來自迪士尼商店、影視授權以及全球各種衍生品發行的利潤,源源不斷地流入公司。在美國推出的迪士尼頻道也很快大獲成功,負責制作真人影片的華特迪士尼影業集團,也連續推出了一系列賣座的商業片。

然而,待我加入公司的時候,問題已逐漸顯現出來。高層間的矛盾,導致了一場大張旗鼓、針鋒相對、花費龐大的官司。迪士尼動畫部門也開始走下坡路,一系列預算昂貴的失敗之作在接下來的幾年里頻頻問世:《大力士》《亞特蘭蒂斯:失落的帝國》《星銀島》《幻想曲2000》《熊的傳說》《牧場是我家》以及《四眼天雞》。

《鐘樓怪人》《花木蘭》《人猿泰山》以及《星際寶貝》這幾部影片雖然取得了些許成績,但無一能與前些年的作品在創意或商業上所獲得的成功同日而語。在此階段,我的前任邁克爾·埃斯納明智地選擇與皮克斯建立合作關系,打造出數部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動畫電影,在這一點上,他功不可沒。

皮克斯的名聲和影響力,隨著每一部影片的推出而節節攀升,但其與迪士尼之間的關系也因利益分配問題日益緊張。2004年1月,皮克斯首席執行官史蒂夫·喬布斯發布公開聲明,表示再也不愿和迪士尼打交道。他說:“很遺憾,迪士尼再也不能在皮克斯未來的成就中分一杯羹了。”

 

臨危受命的首席執行官

 

2005年10月3日,我被任命為迪士尼首席執行官,受到了無數質疑。包括媒體、投資群體、行業內其他人士、迪士尼員工在內的每一個人,都在提相同的問題:你準備用什么策略拯救公司?多快能夠實施?

在等待上任的時候,我把幾位關系最好的顧問叫到辦公室,列出了一份最要緊的待辦事項清單。我告訴大家,要努力挽救與皮克斯和史蒂夫·喬布斯之間的關系。

無論從經濟還是公關角度來看,與皮克斯合作關系的中止,都對迪士尼造成了重大打擊。無論在科技、商業還是文化領域,史蒂夫都是當時世界上最受尊重的人物之一,他對迪士尼的排斥和尖銳批判引起了廣泛關注,如果能對這圈籬笆進行任何修補,都是一項我上任初期的創舉。

另外,當時的皮克斯已經成為了動畫界的標桿,雖然我還沒有完全弄清迪士尼動畫到底有多衰落,但我知道,任何程度的再次合作都對公司有積極意義。同時我也明白,像史蒂夫這樣任性頑固的人,能接受再次合作的概率小得可憐。但盡管如此,我也必須嘗試。

史蒂夫喜歡大膽的做派,而我也想向他暗示,未來與迪士尼的合作或許會與以前不同。在他的諸多顧慮中,其中一個就是迪士尼做事拖拉,每份合同都需要經過徹底審查和剖析,而這不是他的工作方式。我想讓他理解,這也不是我的工作方式,也想讓他知道,現在的我有權力作出決策,迫不及待地想要和他一起探索未來之路。所以,我再一次告訴他:沒錯,我們愿意合作。

我用了幾個月時間,與史蒂夫商討如何將迪士尼的電視節目植入他的新款iPod,此間也逐漸引發了關于迪士尼與皮克斯未來新合作的討論。但史蒂夫熱愛皮克斯,對迪士尼卻毫不在乎,因此他構想出來的任何合約都會嚴重偏向皮克斯,而讓迪士尼背負高昂的代價。

那時的皮克斯已經成為內容創新且技術成熟的動畫電影標兵,史蒂夫從不擔心放棄與我們的合作。我們唯一的談判籌碼,就是之前幾部影片的續集制作版權在我們手中,在兩年前兩家公司關系破裂時,我們已經開始了幾部影片的前期開發工作。但是史蒂夫知道,鑒于迪士尼動畫的狀態,我們很難做出真正叫好的佳作,他幾乎是在挑釁我們,想要看看我們能出什么高招。

 

一個大膽的想法

 

我讓華特迪士尼影業團隊準備了一場演說,講述迪士尼動畫過去10年的發展歷程,列舉了包括我們發行過的每一部影片、每部片子的票房成績等等。我還讓人做了一些調查,對象是家有不滿12歲孩子的母親群體,詢問她們對于迪士尼動畫的印象,并將結果與她們對幾家競爭者的印象作了比較。

所有這些工作,都是在為一個大膽的想法作準備。我曾經問過手下一名員工:“你覺得我們收購皮克斯這個想法怎么樣?”當他知道我不是在開玩笑的時候,他的回應是:“史蒂夫是絕不可能把公司賣給我們的。就算他愿意,代價也不是我們或者董事會能夠承擔得起的。”他或許是對的,但我無論如何也要在董事會面前把這件事交代清楚。

就任首席執行官后的第一場董事會在一個晚上舉行。我和其他10位董事會成員圍坐在會議室長桌旁,我能感覺到,空氣中彌漫著躍躍欲試的期待。我省去了寒暄客套,開口就說:“大家都知道,迪士尼動畫真是一團亂麻。”

接著,迪士尼動畫在過去10年間推出的一系列電影被投射在屏幕上,屋里變得鴉雀無聲。其中有的影片在票房上獲得了一定的成就,有的簡直就是災難。而在口碑上廣受贊譽的影片,更是一部也沒有。

為此,迪士尼動畫已經損失了將近4億美元的成本。為了制作這些影片,公司花費了10多億美元,也在宣傳上下了很大功夫。但到頭來,這些投資所產生的業績卻少得可憐。在同一時期,皮克斯卻打造出一部接一部的精品,在創意和票房上獲得雙豐收。

接下來,我闡述了我能想到的3條出路。第一條路是繼續維持現在的管理陣容,看看能不能制造轉機。第二條路是尋找新人來管理動畫部門,但此前半年,我找遍了動畫和影片制作圈,卻空手而歸。“或者,”我繼續說,“我們也可以買下皮克斯。”

“我不知道皮克斯會不會考慮出售公司,”我說,“就算有考慮,我也很肯定他們的價錢一定高得離譜。”作為一家上市公司,皮克斯的市值超過60億美元,而其中一半的股票都在史蒂夫手里。“同時我也覺得,史蒂夫想要出售公司的概率是非常小的。”這番話引發了其他人長時間的討論:花費幾十億美元收購皮克斯到底有沒有合理性?

第二天,我用了一整個早上的時間鼓足勇氣,終于在下午下決心撥通了史蒂夫的電話。我說:“我有一個挺瘋狂的想法,能不能過一兩天來找你聊聊?”當時的我,還沒有完全領會到史蒂夫有多喜歡大膽的想法。“現在就告訴我吧。”他說。

“我在思考我們兩家公司各自的未來前景,”我說道,“你覺得迪士尼收購皮克斯這個想法怎么樣?”我等著他掛掉電話或是放聲大笑,沒想到他回話說:“你知道嗎,這不算是世界上最離譜的想法。”

时时彩玩法中奖规则